nameless

头像ID=54072155
退圈换号
再见啦

【aph】摸泥之交

本大爷的名字是基尔伯特,性别男,爱好肥啾。


哦,还有一个爱好是写日记,现在我的日记已经堆满了一个屋子,虽然并没有人交换但是依旧写着。

日记日记嘛,每天都需要记,正好三天前没什么事干,就开始整理起了日记,从头开始看了一遍(现在还没有看完)。


本大爷小时候是在一个田野一样的地方长大的,邻居倒也不少,不过好像日记上面被点的最多的就是弗朗西斯,其次是安东尼奥。在日记里面对弗朗西斯的评价好像真的挺高,什么性格好啊长得漂亮啊做的食物味道不错啊,总之从日记里面看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相比起来安东尼奥就炮灰多了,提到最多的一点就是——他很黑。


现在想想还有点对不起他,但这也是事实嘛,种族优势。


比起所谓的莫逆之交本大爷更偏向我们三个是摸泥之交。真的。


小时候因为住的地方的缘故,我们几个总愿意去山上玩,记得第一次我们去的时候还带上了罗德里赫,因为我们三个都不认路,只有罗德里赫是去过好多次了。

过程不赘述,大概就是上去了,玩的不错,在罗德里赫的指引下没有意外的迷路了,到最后就连罗德里赫都丢了,只剩我们三个不认路的。还记得那时候我和安东都把衣服给弗朗让她披着(当时我们都认为他是个女孩),毕竟女孩身体弱,能打到兔子的时候也给她吃。


差点过上原始社会的生活。


在我们被找到的时候三个人都已经看起来脏兮兮的,据说是半周之后了,哦就是在那期间我抓到了肥啾(黄色的一只小鸟,看起来肉嘟嘟的摸起来手感不错),当时它还很瘦,我们心一软就把它放了(其实就是没什么肉烤了就成干了,本大爷为当时所做的决定感到庆幸),然而它没走一直趴在我的头上。好像它把我的头发当成鸟窝了。

本大爷不爽。


那之后我们也就长记性了,一般去别的地方的第一件事就是认路。


顺带一提,我经常借住在安东家或者弗朗家,主要原因是我的父母经常不在家里所以经常把我托付给别人。

我的父母都是从事音乐事业的,也是因为音乐而结识的。我父亲是个钢琴家,母亲是个歌唱家。本大爷当时觉得自身音乐细胞也差不到哪里去,现在也是这么觉得。


于是我经常会给他们两个唱歌。但是每次本大爷都会被骂——明明本大爷唱歌那么好听只是你们不会欣赏!


也就这么无所事事的过了几年,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我去了城市里面上学,他们两个也分别去了不同的城市。想起来那时候本大爷的心里还觉得有点空落——更多的是对弗朗西斯,当时本大爷喜欢她,我想安东尼奥也一定是。

天知道他为什么生的那么美,他可是个男孩子。


“哥哥我可是世界的初恋”如果他对你这么说的话请一定不要怀疑,那是真的。


上了学之后我就一直在找和弗朗西斯一样的人,从来没找到过,无论是从厨艺还是长相方面。


真正的转折是从高中开始的,我在W市的一座高中就读,恰巧安东尼奥也在,我们两个不时回忆起弗朗西斯在的那段时光。

他说,他至今没有遇到过一个一样的女孩。

我说,是啊。

有个人忽然问,是什么样的女孩。

他答,是一个有着金黄色卷发的女孩儿,眼睛就像大海一样蓝,任谁看了都会让内心变得平静。

那个人问,她是你的什么人呢

他答,那是我的初恋。

随后那个人笑了出来。


“东尼儿,你看现在哥哥我还是你的初恋吗。”


安东在风中凌乱了,还有本大爷。


时间是把杀猪刀,磨平了性格的棱角,丰富了人生的阅历。

最关键的是,让一个女神变成了胡子大叔。


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安东当时那个生无可恋的表情,似乎那张图片现在还留存在弗朗手机里。


评论(2)
热度(41)

© name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