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less

头像ID=54072155
退圈换号
再见啦

【aph】交点

牧师用自己名为爱的情感换回了未举办婚礼的挂名皇后的生命。


——————


我的名字是弗朗西斯,男,目前单身。

我身后站这个头顶呆毛带着眼睛的人名字叫做阿尔弗雷德,是我从小就认识的人,比我小几岁,但是因为脑子还不错又和校长打好了关系就直接一路跳级过来了。

在床上躺着的这个人名字叫做亚瑟,算是刚刚结识——哦,或许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故事的开始要从开学之前说起。

我们两个上了同一所大学所以阿尔他的双亲索性将阿尔托付给我让我照顾好他。在某天的某顿饭心血来潮,我们两个就在开学之前打了个赌。


他说,班级里一定一个女学生都没有。

我说,哥哥我不信,肯定有。

他说,如果没有就满足我一个要求吧。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于是赌就这么定下来了。


说实话,哥哥我这辈子真的没想过一个女学生的班级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当然那是在开学之前,现实到是狠狠地甩给我一个巴掌。


还真的一个女同学都没有,清一色的男孩子。唯一的看起来像是女同学的人还是我曾经幼年认识的人,王耀,是个东方人,留这个辫子,长得挺秀气的,像个女孩子。

可惜,他不是。


阿尔知道结果之后打了个响指,甩给我一个沙包,说,你看见前面那个奶白色头发的人了吗,扔过去。

我掂量掂量沙包的重量,闭上一只眼睛瞄准对方的头,问了一句,这样真的好吗。

阿尔耸耸肩说,我看他不爽,扔过去就好,有事你顶着。

我减轻了力气稍微的扔向旁边的空地,就在沙包脱手之后一个男孩儿忽然抱着一摞书走了过去。


这就是现在一切的起因。

沙包正好砸在他的右眼上,光是这样也不至于躺在病床上,主要是在他重心不稳之后书的一角又不小心砸在了头上。


哥哥我原本以为在那之后我们两个就属于平行线那种,绝对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可惜我又错了,这个梁子结下之后我们两个就是成为了相交线。

而且交点还是个死结。


在大约开学一个月之后,我加入了学生会。校园生活注定的不平凡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自从我加入了学生会之后学生会就没有一天消停过。就是因为我经常会和亚瑟掐起来。

或许说是,互黑。


大约就是从一次又一次的拌嘴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倒也是越来越好了,根据阿尔的说法我们两个人之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他说,你可能喜欢上他了。


阿尔的一句话让我疑惑了好久,但我仍然不明白他口中所谓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我经常会在上课的时候偷瞄亚瑟的方向,或者是在下课的时候思考着阿尔所谓的喜欢到底是件什么样的东西。


王耀的国度有句话叫做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倒也是不错。一转眼我们就到了将要毕业的季节,回首我的大学时光还算是丰富,比如说认识了两个朋友,而且还有过不少女朋友,但是我对那些人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就连对亚瑟那种不可名状的感觉在她们的身上也没有存在过。

另外就是,我对阿尔的话有了一个结论。


那是大学的毕业晚会,当时他穿了一身西装(平时他从来没穿过西装)看起来正经了不少,因为喝了酒脸颊上染了一点红色。在客套了几句之后他向我这面走了过来。我顺手拿起了一个酒杯,抿了一口。


我好像喜欢你。

我对他这么说。



——————



写着写着就写的和原来想写的东西偏离了,有机会可能重写。


评论(5)
热度(8)

© nameless | Powered by LOFTER